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汝莹的博客

……

 
 
 

日志

 
 

《余震》连载(16)全家都死了,我是孤儿  

2010-08-21 16:55:09|  分类: 小说《余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阳见了小灯大都是快活的,任凭小灯把借书还书的理由延伸到极致。杨阳几乎从来不用她的名字来称呼她,而只是“丫头丫头”地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刚开始她很喜欢他这样叫她,后来就渐渐生出了厌倦,因为她从这个称呼里听出了自己的无望——他一直把她当做小孩看待。 

杨阳,总有一天,我得让你换副眼睛看我。小灯把拳头捏得格格地响。 

 

有一天晚上杨阳突然来小灯的宿舍找小灯。那天同宿舍的同学都去教室晚自习了,只有小灯一人在屋。小灯换了一套接近于睡衣样式的便装,头发随随便便地别在脑后,脚上趿着拖鞋。 

小灯毫无防备地见到杨阳,脸刷地红了——这是杨阳第一次来小灯的宿舍。 

杨阳拿过小灯放在桌上的笔记本随意翻看着,说:“我有个同乡住你们楼上,我顺便过来检查检查丫头是不是在认真读书。”小灯要去夺,却已经晚了。 

杨阳扬着笔记本,大大咧咧地问:“这是什么变天账呀,一笔一笔记得那么仔细。” 

小灯低垂着头,脸越发地紫涨起来,半晌,才说:“是我爸寄来的钱。将来,一分一厘,都要还他的。” 

杨阳就呵呵地笑,说:“那是你爸,又不是别人,还算得那么仔细啊。” 

小灯抬起头来,脸上的颜色渐渐地清淡了下去,眼光穿过杨阳,穿过墙壁,落在不知名的地方。 

“他不是我的亲爸。我的亲爸早死了,唐山地震,听说过吧?” 

杨阳吃了一惊,“那,你,你妈呢?”

 

小灯顿了一顿,才说:“都死了,我们全家。我是孤儿,七岁就是。废墟,你见过那样的废墟吗?所有的标记都没有了,人在上面爬,就跟蚂蚁一样。我摔倒在一个人身上,脚动不了,以为是绳子绊住了,低头一看原来是一根肠子,是从那人的肚子里流出来的。扒拉下来,接着爬,爬到哪里算哪里。”

 

杨阳只觉得有一根粗糙的木棍,正慢慢地杵进他的心窝。钝痛随着呼吸泛上来,拥堵在他的喉咙口。他咳嗽了几声,可是那疼痛他既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他的嗓子就喑哑了。 

他走过去,将小灯搂在怀里,紧紧的。他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她零乱的头发。 

“小灯,我一直以为,你是一只从来没有飞过森林的雏鸟。”杨阳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杨阳,不是天下所有的鸟,都得通过飞行才认识森林的。” 

许多年之后,杨阳才真正明白了小灯这句话的含意。而在当时,杨阳仅仅是被小灯的文采所打动。

 

1992年10月1日

 

上海 杨阳和小灯骑着自行车,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见缝插针地行走。毛巾衫,牛仔裤,运动鞋,背上驮着一个旅行包。在色彩和声响都很纷乱的街景里,他们看上去像是两个趁着假日出去散心的小年轻,没有人会猜到他们是在那天结婚。 

杨阳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做了教书匠,而小灯本科毕业后在一家出版社当了一名外文编译。小灯离开学校后几乎一天也没有浪费就开始准备结婚。 

其实“准备”这两个字在这里绝对是一种夸张的用法,因为他们实际上不过是把两床被褥抱到了一张床上而已。 

杨阳刚在复旦分到了小小一间房,小灯的东西已经陆陆续续地搬过来了。  

杨阳只是在上世纪50年代的书籍和电影里看到过这种简单到接近于过家家游戏的婚礼。这样的婚礼其实并不是杨阳的原意。 

杨阳原来的计划包括旅行去双方的家乡,回程后再小规模地宴请几个亲近的同学朋友。 

杨阳已经工作了两年,有小小一点的积蓄,完全可以支付这样的一次行程。 

杨阳甚至把这一笔钱都已经交给小灯保管,可是这些钱在小灯的手里转过一圈以后,就渐渐销声匿迹了。

有一天杨阳无意中在小灯的皮夹子里发现了一张寄往石家庄的汇款单,才终于明白了这笔钱的下落。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