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汝莹的博客

……

 
 
 

日志

 
 

《余震》连载(26) 那个向前老师的画,画得好吗?  

2010-09-01 16:50:58|  分类: 小说《余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灯甚至隐隐看见了杨阳脸上的急切。

 也许,现在,他已经到了。向前肯定比他先到。她大约一直站在门口,等着他把车钥匙揣进兜里。她会接过他的大衣,挂在门口的衣架上。然后,捧上一杯滚烫的咖啡。“只加奶,不加糖,好吗?”她问他。

 

 再过一会儿,人都到齐了,她会把他推到媒体的闪光灯下,介绍:“这位就是杨阳,著名汉学家、小说家,向阳中文艺术学校的校长。”

 迎门的桌子上,肯定早已摆满了他的各样著作。当她向众人介绍他时,语气也许有些夸张急切,带着遮掩不住的热切取悦。但是她灿烂的微笑足以瓦解一切的戒备和怀疑。

 

即使最没有经验的人也能看出,在她的眼中,他已经成为她的地基她的内容她的实体,而她,只不过是从他身上折射过来的一缕光亮。

然后是讲话。各式各样头面人物,校长的,老师的,家长的,学生的。然后是宣读贺词。然后他和她会站在摆满了鲜花贺卡的大厅里,和各式各样的来宾合影。明天,就在明天,他和她的微笑,就会充盈着大小中文报刊的社区版面。

 

 等到所有的来宾都散了,他和她就会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说:哦,终于过去了。她会问他:你,饿了吗?我请你,去唐人街那家新开的越南馆子,吃午饭。

 想到这里,小灯觉得有一条长满了毛刺的多脚青虫,正缓缓地爬过她的心,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充满了毛躁不安。她再也躺不下去了。

苏西今天起得略微晚了一些。苏西今年上三年级,平常的周六,她都要去父亲的中文学校补习中文。这周因为开业典礼,停课一次,她就趁机多睡了一会儿。

 

 起床的时候,她还没有完全清醒。半睁着眼睛推门去上厕所,一脚就踩在了一样软绵绵的东西上,几乎要摔倒——原来是母亲。

母亲坐在过道上,睡衣的下摆松散开来,露出两条细瘦的大腿。母亲的大腿很白,是那种久不见天日的白,白得几乎泛青,血管如一群饥饿的蚯蚓,有气无力地爬散开来。母亲靠墙坐着,头发在昨夜的辗转反侧中结成粗厚的团缕,眼睛睁得很开,一动不动地望着天花板,像是两个蒙上了雾气的玻璃珠子,有光亮,却是混浊不清的光亮。

 

“妈,你怎么了?”苏西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声音裂成了几片。

“苏西,那个向前老师的画,画得好吗?”小灯微微一笑,问苏西。

“大概,不错吧。”苏西的回答有几分犹豫。

“你爸爸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大概,也是吧。”

“到底是,还是不是?”小灯的脸,渐渐地紧了起来。而苏西的身体,在小灯的注视下渐渐地低矮了下去。

 “妈妈,我不知道。”

“平常你去补习中文的时候,你爸爸在学校里,是怎么吃午饭的?”

“是自己带的饭,用微波炉热的。”

“在哪个房间?和谁一起吃?”

 

  小灯一路逼,苏西一路退,小灯终于把苏西逼到了墙角。再也没有退路的苏西,突然就有了拼命的胆气。

“妈妈,你那么想知道,为什么不直接去问爸爸呢?”

  小灯的嘴巴张了一张,却是无言以对。

 苏西去了厕所,哗哗地洗漱过了,头脸光鲜地走出来,母亲已经回房去了。

 

 苏西去敲母亲的房门,母亲正在换衣服。母亲换上了一件天蓝色的套装,母亲的衣服领子袖口都很严实,遮掩住了所有不该显露的内容。母亲甚至化了淡淡的妆。化过妆的母亲,脸上突然有了明暗和光影。

 苏西很少看见母亲这样的隆重,不禁愣了一愣。

 “妈妈,你要出去?”

 小灯用一把疏齿的大梳子,一下一下地梳理着缠结的头发,却不说话。

 “妈妈,今天晚上,丽贝卡家里有睡衣晚会,玲达和克丽丝都去。我可以去吗? ”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