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汝莹的博客

……

 
 
 

日志

 
 

《余震》连载(27) 你终于把脐带割断了  

2010-09-02 17:01:56|  分类: 小说《余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西是个爽快的孩子,苏西的嘴和苏西的肠子几乎呈一条垂直线。苏西早已忘记了先前的不快。苏西现在的兴趣是在另一个崭新的话题上。

 小灯倒了一团鸡蛋大小的摩丝,慢慢地在头发上揉搓开来。小灯的头发如遇雨的干草,突然间就有了颜色和生命。可是小灯依旧不说话。

 苏西以为母亲没有听见,就又问了一遍。这次小灯回话了。小灯的回答很直接也很简单。

 

 “不,不可以。”

 “为什么你一次都不答应我?为什么别人可以,而我就不可以?”

  苏西的脚咚咚地跺着地板,脸涨得绯红。

 “不为什么。你不是别人,你就是你。”

     小灯看了一眼手表,就朝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她听见楼上突然涌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音乐声,轰轰的低音节拍如闷雷滚过,震得地板隐隐颤动。她知道那是苏西在开音响。

 苏西生气的时候,总需要这样那样的一些发泄渠道,音乐只是其中的一种。

 

 她管不了了——雷声再急,也总会过去的。她现在得赶她自己的路。这会儿是十点半。坐上公车需要四十五分钟。等她赶过去,开业典礼大概刚刚结束。如果赶得巧,应该可以在他们准备出门吃午饭的时候,把他们正正地堵在门口。

 希望没有打乱你们的什么计划。她会这样对他们说。

 

 2006年3月29日

 多伦多圣麦克医院

 

 “小灯,《神州梦》里的那个女人,为什么一直不愿意回到她出生长大的地方呢?”沃尔佛医生问。

 “亨利,因为有的事情你情愿永远忘记。”

 “可是,人逃得再远,也逃不过自己的影子。不如回过头来,面对影子。说不定你会发觉,影子其实也就是影子,并没有你想象得那样不可逾越。”

 

 “也许,仅仅是也许。”

  小灯低头,抠着手掌上的死皮。经历过一整个安大略的冬季,手掌上都是沟壑丛生的细碎裂纹。手摸到衣服上,总能钩起丝丝缕缕的线头。

  “小灯,你的童年呢?你从来没有说起过,你七岁以前的经历。”

  小灯的手颤了一颤,皮撕破了,渗出一滴乌黑的血珠。血珠像一只撑得很饱的甲壳虫,顺着指甲缝滚落下来,在衣袖上爬出一条黑线。

   “小灯,记住我们的君子协定——你可以选择沉默,但是你不可以对我撒谎。”

  小灯紧紧按住了那个流血的手指,不语。许久,才说:“亨利,我要去中国了,下个星期。”

  沃尔佛医生的眼睛亮了一亮,说:“是去你出生的那个地方吗,小灯?”

 

  小灯摇了摇头,说:“哦不,不是。我只是去取一点资料。结婚的资料。不,确切地说,离婚的资料。我们是在中国登记结婚的,所以,要在这里办离婚,就需要当初结婚的公证材料。”

  “那么快,就决定了?”

  “是的,亨利。”

     小灯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像是倦怠,又不完全是倦怠,仿佛有些缱绻,也还有些决绝,那都是沃尔佛医生不熟悉的表情。

  “小灯你看上去情绪不错,是睡眠的缘故吗?”

 

  “是的,多谢你的新药。当然,还得算上我刚刚挣来的自由。现在我才知道,我给他的不过是一丁点自由,给我自己的,才是一大片的自由。至少,我再也不用担心,他中午和谁在一起吃饭,晚上躺在哪张床上睡觉。”

  沃尔佛医生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脖子上的赘肉一圈一圈水波纹似的颤动起来。

 

  “脐带,你终于把脐带割断了。”

  小灯走出沃尔佛医生的诊疗室,凯西已经等在门口。凯西递给小灯一个彩纸包装的小盒子,说:“这是我和沃尔佛医生给你准备的,祝你今天过得愉快。”

 

  小灯这才猛然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拆开纸盒,里面是一块做成一本厚书样式的金属镇纸。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