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汝莹的博客

……

 
 
 

日志

 
 

《余震》连载(28) 我终于,推开了那扇窗(结局)  

2010-09-03 16:22:47|  分类: 小说《余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镇纸上面龙飞凤舞地刻了几行字:

 

  雪梨·小灯·王:

 接近完美的作家,不太合作的病人

 一直在跌倒和起来之间挣扎

 

 小灯紧紧搂住凯西,竟是无话。

 小灯走到街上,兜里的那块镇纸随着她的脚步一下一下地拍打着她的身体,仿佛有许多话要和她说。

 

 也许,这做我的墓志铭,会更合适一些。她想。也许,在中国的某一个角落,真的有一块刻着我名字的墓碑。那块墓碑上,也许会写着这样一段话:

 

 万小登(1969-1976)

 和二十四万人一起,死于唐山大地震

 也许,我真应该去看一看,那块压了我一辈子的墓碑?

 小灯抬起头来看天,天很阴郁,太阳在这个早晨其实只不过是一些光和影的联想。沿街的树枝一夜之间肥胖了许多,仔细一看,原来都是新芽。

 

 2006年4月20日

 唐山市丰南区

 

 小灯走进那条小街时,正是傍晚时分。

 

 雨骤然停了,风将云狠狠撕扯开来,露出一个流黄的蛋心似的太阳,重重地坠在树梢之上,将那树那云都染成了一片触目惊心的猩红。积水窸窸窣窣地朝着低洼之地流去,顺势将街面洗过了一遍,街就清亮了起来。沉睡了一季的夹竹桃,被雨惊醒,顷刻之间已是满树繁花。

 小灯提着裤腿,踮着脚尖,避开路边的雨水,朝着一个两层楼房走去。走到对过的时候,小灯却突然停住了。

 

 隔着一条窄窄的小街看过去,那楼已经老旧了,外墙的马赛克被一季又一季的泥尘染成了灰黄,一如老烟鬼的牙垢,早已看不出最初的颜色了。铁门大约是重漆过的,黑色的油漆爆了皮,翻卷起来,露出底下的深红。在四周高楼大厦的重重挤压之中,那楼显露出一副耸肩夹背的佝偻落魄之相。

 

 二楼的阳台上,有一个五六十岁的妇人,正在整理被风雨击倒的花盆。妇人穿了一件月白底蓝碎花的长袖衬衫,脖子上系了一条天蓝色的丝巾。衫子有些窄小,腰身胳膊肘处绽开了一些细长的皱纹。妇人弯腰的时候有些费力,手一滑,一个花盆咣当一声掉在地上摔碎了。妇人骂了一句天杀的,就站起来,朝着屋里喊了起来:

 “纪登,给奶奶拿扫帚来。”

 妇人的嗓门极是洪亮,穿云裂石的,震得一街嘤嗡作响。

 

 阳台里就走进来一男一女两个孩子,都是七八岁的样子,长得很是相像。男孩在先,女孩在后。男孩提着一个簸箕,女孩拿着一把扫帚。

 女孩站定了,就把手里的扫帚塞给男孩,说:“念登你去扫地。” 男孩拿了扫帚,却有些不情愿,嘟嘟囔囔地说:“奶奶是叫你扫的。”

 女孩靠在门上,将眉眼立了起来,指着男孩的眉心说:“叫你扫你就扫。”男孩就噤了声。

 妇人拿过扫帚,轻轻地拍了女孩一下,骂道:“纪登你个丫头,忒霸道了些。”

 妇人将碎瓦片都扫拢来,找了个塑料袋装了,就直起身来抹额上的汗。突然间,妇人发现了站在楼下的小灯。妇人愣了一愣,才问:“闺女,你找谁?”

 

 小灯的嘴唇颤颤地抖了起来,却半天扯不出一个字来。只觉得脸上有些麻痒,就拿手去抓。

 过了一会儿才明白,那是眼泪。

 

 2006年4月21日

 多伦多圣麦克医院

 

 沃尔佛医生今天上班迟到了十五分钟。跨出电梯的时候,突然发现秘书凯西正等在电梯门口。沃尔佛医生刚刚被安大略医疗科学学会推举为2005年的年度医生,心情大好,就忍不住和秘书开了个玩笑。

 “出了什么事?地震了吗?”

 凯西递过去一张纸,微微一笑,说那得看你怎么想。

    那是一张传真,从中国送过来的,只有一句话:

 亨利:

 我终于,推开了那扇窗。

 小灯                                                      (完) 

  评论这张
 
阅读(7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