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毛汝莹的博客

……

 
 
 

日志

 
 

读迟子建的小说《黄鸡白酒》  

2013-04-13 17:34:54|  分类: 小说《黄鸡白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迟子建的小说《黄鸡白酒》 - 阿毛 - 阿毛的博客

 

      前些天就读完了这本书,是迟子建的中篇小说集,其中《黄鸡白酒》发表在2011年《收获》杂志第三期,收在今年年初出版的中篇小说集《黄鸡白酒》里。

    这部小说,迟子建没有像老舍的《茶馆》那样,把人物、事件集中在茶馆里面,而是将这个名叫“黄鸡白酒”的酒馆中的老主顾们的故事一个个的叙述。主线非常清晰,是春婆婆这个人和冬日供暖的这件事。 

 乍一读起来,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迟子建也不过仅仅是讲个故事而已,这篇小说比起《七十年代的四季歌》那部似散文化的“比真实更真实的小说”来,才更像是小说,是关乎现实、关乎人性的小说。 

 “黄鸡白酒”出自李白的诗句,天宝元年李白已四十二岁,得到唐玄宗召他入京的诏书,异常兴奋。他满以为实现自己政治理想的时机到了,立刻回到南陵家中,与儿女告别,并写下了这首激情洋溢的七言古诗。诗一开始就描绘出一派丰收的景象:“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白酒新熟,黄鸡啄黍,显示一种欢快的气氛,衬托出诗人兴高采烈的情绪。这也是小说主人公春婆婆的人生状态的写照。 

 小说每章设有小标题:红蓝线、梅园、二十年代的急板、生日歌、蹭暖、腊月的起诉、判决。 

 这些题目的贯穿,一看便知作者所要描述的内容与岁月和冬日有关,这位心思细腻的女作家总是想通过自己的笔触来透视岁月的磨砺。这一次的主人公不是那个通过自己的口吻来讲述整个民族故事的鄂温克女人,或者是“我祖父”“我祖母”,而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市井老女人——春婆婆。 

 最喜欢的是迟子建在讲述众多人的故事时,也不忘贯穿哈尔滨市井的描绘和风俗人情的展示。对哈尔滨市的玉门街和烟火街的形象描述,对秋冬交接时糊窗缝、腌酸菜等事件都流露着她对东北这块土地的热爱,对哈尔滨的热爱,使像我这样的远离家乡的外乡人不禁怀念家乡。 

 迟子建真实地概括了东北生活习俗中老一辈人的观念,和被日益现代化的生活淡化了的代代相传的生活习俗;虽然美化了生活却带走了对往昔岁月的怀念。

 尽管春婆婆们的故事是用第三人称叙述的,有着旁观者的清醒,所以自然能够灵活贯穿种种现实生活,从中也可以看出迟子建对社会的忧伤意识。这与她以往的作品中所要传递出的思想是一样的,那就是对过往岁月的惋惜。 

《黄鸡白酒》与她以往的作品只在讲述东北人民或者整个民族生活变迁的历程是不同的,这部作品凝聚着迟子建对现实的反思与忧患。 

 迟子建那种特有的对美好语句和对缜密、细腻情感的追求,在当代作品中是少见的。 

 这种语言是迟子建小说散文化的独特之处,这位东北女作家坚守在东北这块土地上,给读者很多期待。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